微信公众号
【海豚区块链】当当网李国庆:文创要和金融打通,通证激励是核武器
来源:巴比特 | 作者:海伦 | 发布时间: 2019-06-27 | 22708 0次浏览 | 分享到:
聆听最聪明的大脑争锋,聚焦最有价值的项目论剑。
1999年,在互联网春风的撩拨下,李国庆和妻子俞渝共同创办了当当。10年后,他们带领当当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直至今年3月,海航宣布以7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当当100%股权。尽管这笔收购在9月被宣告终止,但“天地孤影任我行,世事苍茫成云烟”,李国庆已经做好退出的准备。

这意味着,当当这一互联网时代的传奇企业,在李国庆的生命中落下帷幕。

此时,他已经54岁。

有趣的是,李国庆随即宣称:“正是我事业第二春!”近日接受采访时,他进而表示“正在思考区块链跟文创产业的结合”。他的微博上也三次提及区块链,并引出了一个公链项目——CRYSTO(水晶)。

业界纷纷猜想,李国庆要杀入区块链了?难道这就是他所说的事业第二春?区块链会否对文创产业带来颠覆性影响?

巴比特独家采访到了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为大家一一揭开谜题


谈区块链 | 通证激励用好了那是核武器

在2017年币价狂欢的高潮下,李国庆听说了“区块链”这个新物种,他的直观感受是,人人都在谈信仰。

“一帮95后心潮澎湃、满脸通红的跟我们讲区块链,尤其希望找我这样的大佬站台,我都是拒绝的态度。”

但在真正了解技术后,李国庆的想法发生了转变,区块链的几个特质深深触动了他,包括去中心化、社群的力量、通证激励。

“一是去中心化、多中心化;

二是区块链把100年来高度依赖公司的组织行为,转变成了依赖社群,我觉得这个力量太巨大了。我们当当一年3亿的市场经费,有什么价值啊;

三是金融,毋庸置疑,通证激励用好了那是核武器。”

听他说罢,我问,你介意被去中心化吗?

“一个企业不自我吞噬,就会被别人吞噬。”他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

李国庆坦言:“从图书走到大文创,这是我在当当没完成的使命。”在他看来,知识的形态正在发生变化,图书应该打碎了进入多媒体化。屏读时代,知识的选取切点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将推动整个作者的创作发生相应的改变。

虽然思考良多,但李国庆并没有打算亲自用区块链颠覆文创产业,在区块链的世界里,他要把自己也去中心化。

“我是在想,企业组织形态都变了,如果未来用户都成为员工了,在平台上共建、共享、共商,你不光要给他们‘利益’,还要交出‘权利’和‘权力’。我只是一个意见领袖,要把自己给去中心化。”
李国庆告诉巴比特,其实自己接下来的职业规划,是做一个好的天使投资人。

据了解,CRYSTO(水晶),正是李国庆在区块链领域唯一投资的项目,他后续也并不打算投其他区块链公司,而是选择一些传统行业的创业公司,推动他们拥抱区块链。

这看似有些矛盾,不是舍近求远吗?但对于李国庆来讲,区块链不是目的,而是一个改造传统行业的工具。

“区块链是传统企业的加速器,这样比另起炉灶可能更快。”

对于区块链当下的寒冬,李国庆给出了在我看来最实用的四点建议,

第一点,量入为出,才能活下来。我们用了十年时间上市,一直到上市才烧了4000万美金,当时电商都从卖书开始,因为好卖又吸客,一两年烧掉2000万美金的公司多的是,都死了。

第二点,沉下心来,做好持久战。我们互联网1999年开始,热热闹闹,到2001泡沫破裂,什么来自微软的、英特尔的梦之队就全散伙了,我们还在坚持,走的人都后悔了,正在经历的这些年轻人,再过五年就是主力军。

第三点,我觉得是聚焦,不能什么事都让你一人干了,所以我认为垂直公链会兴起。

第四点,还得创造法币收入,不能空中楼阁,不然肯定有问题。而且又法币收入跟通证挂勾,币的稳定性就出来了。

谈文创产业 | 过去吃亏在没有和金融打通

作为在文创产业摸爬滚打近20年的老兵,李国庆的点评精准而犀利。此前,他曾表示,区块链和文创产业的结合,主要是在内容生产、流通、交易、维权的各个环节,尤其体现在数据的确权和版权的保护。

过去,知识产权这一无形资产明显流通不足,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登记不高效、透明度不够、辨识度不足、侵权举证成本高、交易没有被打通。

“一是登记不高效,本来互联网化就解决了,还用得着登记大厅排队么;

二是透明度不够;

三是辨识度不足,专利组织排查靠人力,我听说欧洲雇了一千多人,中国就更多的代理公司,其实人工智能+大数据比人的肉眼靠谱多了。另外,版权保护中心就管登记,但你登记的内容是不是已经侵权别人了,他们判断不了;

四是侵权举证成本高,而打官司的回报太低,一本书的侵权官司可能拿到的赔偿有3万,成本就要花费2万;

五是交易环节没有打通,我希望我们的垂直公链不仅做到登记,还需要解决交易的问题。”

李国庆坦言,过去文创产业吃了很多亏,而区块链有可能改变这一局面。

1、过度中心化侵害了创作者的积极性

尽管有时候需要一定程度上的中心化增加规模效应、降低成本。但是知识产权内容产业真的需要去中心化、弱中心化,因为中心化的附加值太低。

李国庆表示:“我们一本电子书,苹果先扣3成,然后平台再扣一半,剩下的出版社仔跟作者对半分,所以作者拿到手里的连1/5都不到,自然就不重视了,过度中心化侵害了创作者的积极性。”

巴比特:假设文创产业可以去中心化的话,对于创作者来讲,由于减少了中间环节的剥削,他们的收益可能更高。对于读者来讲,是不是获取知识的成本还会降低?

李国庆:当然,文化惠民反而能降低成本。我反思过去20年整个互联网界,第一资本发了横财,第二创始人也是发了横财的,但是还不够,怎么能带动用户一起呢?但首先并不是降低成本这件事,而是创造供给。文创产业的价格体系直接跟人挂钩,过了某个零界点边际成本就可以无限低。

2、文创产业缺失金融的翅膀

在李国庆看来,过去文创产业吃亏在没有和金融打通,而通证激励就是改变这一切的核武器。

他举例说明:“一幅画、一本书、一个剧本,连众筹都不合规,我说的还不是股权众筹,而是收益众筹。各个省之前都有一个文化资产交易所,后来又搞歪了,被监管部门叫停了,所以我们中国的文创产业和金融是割裂的。”

李国庆表示,不管作为商品形态的交易,还是生产要素的交易,目前都是隔绝的。但是现代社会任何产业要大发展,没有金融的翅膀做力量引擎,肯定点不着。

巴比特:过去文创产业并非没有金融,只是众筹这样的模式被叫停了,区块链给带来的金融新模式真能走通吗?

李国庆:还是市场没发育起来导致的,如果市场上可选择的品种多,对于单个用户想参与众筹也可以通过组合平衡风险。合规风险需要不断的探索开拓,比如日本、新加坡等一些国家已经在金融属性上开绿灯了。监管应当主要应对信息披露的问题,不能是虚假信息坑骗消费者是吧。

3、反向定价或是一线商机

李国庆认为,反向定价也是文创产业的重要痛点和一线商机。

“图书按纸张定价,这么低的定价,作者写书都没动力了。而一个紫砂壶定价4万8,这不是瞎扯么。”李国庆愤慨的说道。

巴比特:通证激励有可能带来新的定价问题吗?

李国庆:前阵子我们还在讨论,搞知识产权众筹之后,会不会作者不安心创作,都想着怎么快点发财了?尤其在通证激励下,只关注币能不能升值就不好了,也会有新的困境。
 
谈CRYSTO | 垂直内容公链如果他们不行,这事就没戏了
 
巴比特注意到,李国庆微博中三次提及区块链,都与CRYSTO这个项目有关。实不相瞒,这次之所以有机会采访到李国庆这样的大咖,也是CRYSTO的牵线。所以在采访前,我就非常好奇:

李国庆在其中充当的是什么角色?驾驶员还是教练?

“我一方面是投资人,另一方面代表投资人,有时会引导他们,提出一些建议。在区块链行业我哪能以教练自居呢,也是以探讨的方式,希望我们古典互联网尚未解决的、甚至异化了的痛点,CRYSTO团队能够解决和突破。”

据了解,李国庆既是CRYSTO的领投人,也参与了团队的搭建,这个项目的CEO马铭泽、COO雷玟、CTO缪凯在过去的不同时间也都有交集,其中1个人是阿里系背景,2个人是亚马逊背景,且3个人都有当当背景。

CRYSTO(水晶)今年7月正式成立,该项目是两步走战略,第一步是要做垂直内容公链,第二步是要基于此孵化大量的应用,预计明年2月指阅这个DAPP会上线。

李国庆表示,进入互联网和屏读时代以后,知识的创作过程和过滤机制出现了大问题,但是新的模式谁也没有找到,他最大的期待是CRYSTO能够探索出新的模式。

读到此处,想必大家和我会有同样的疑惑,既然李国庆既看好团队,又了解项目,为什么不亲自参与甚至主导呢?他坦言,主要有两点原因:

“一是当当那边我还没有完全退出来,我这么大的股东,总要给别人一个处理的时间。二是我对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定位,是希望成为很好的天使投资人,而不是继续在一线开飞机。我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和知识,光一个公司还满足不了我,应该让那些85后、90后奔赴一线了。”

除此之外,我心里还有另一个疑问,既然是当当背景,应当更偏重于内容和文化背景,但区块链是需要有技术基因的,CRYSTO能行么?

李国庆对此并无担忧,他认为CRYSTO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对知识产权、无形资产这个垂直领域技术的理解和应用很强。他很有信心的表示:如果在垂直内容公链上,这个团队都走不出来,那这事儿就指定不行了。

“CEO马铭泽原来在当当做无线事业部总经理,技术和市场都归他管,他的综合能力、人脉都很强,具有战略眼光。CTO缪凯早年在微软,然后在路透社做金融模型的产品研发,后来又到了阿里、亚马逊、窝窝团,他一直在做技术,和我说TPS目标是每秒3万。COO雷玟行业专业度很高,而且拥有全球行业资源。团队现在30多个人,其中17个是技术人员。”

在现在的行情下,各个公链的DAPP都没有迎来大爆发,用户量也非常少, CRYSTO作为内容垂直公链更需要相应的DAPP支撑。针对这一问题,李国庆凭借其丰富的经验,也给出了清晰的逻辑与思考。

他表示,DAPP和APP一样,都要回答“流量怎么来”这个问题。

基本逻辑是将UGC(User-generated Content,用户生产内容)和PGC(Professionally-generated Content,专业生产内容)结合,传统互联网上并没有结合好。

一方面需要借助大数据、AI技术来把握用户的内心,因为用户自己都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另一方面谁来推荐呢?有人说今日头条算法推荐,但他早期也是人工编辑,编辑作为店小二过分中心化,推送内容不见得是用户真正需要的。

但李国庆也有没想明白的问题:究竟应该是一个知识的搜索引擎?还是应该在专家过滤和用户需求之间建立桥梁呢?

他表示上述问题仍在争论中,但已经达成共识的是,分拆是必要的解决方案。

“对于知识,我们需要精炼,30万字最好浓缩成2万字精华版,我都有这个需求,哪有那么多时间啊。但对于文学,我可能就愿意花时间追更,你写100万字我还不让停呢。所以内容领域可能细化分拆出不用等应用,最后有可能一个社群就是一个DAPP。”
——————————
聆听最聪明的大脑争锋,聚焦最有价值的项目论剑。



推荐公众号:币萌主 币萌主带你畅游币圈!


更多课程推荐

海豚招生 | “11区”区块链实战加速营 招生啦!!(上海)

海豚招生 | 2018去菲律宾拿牌照菲律宾数字货币考察第2期招募启动!(菲律宾)

海豚招生 | 日本寻找中本聪黑马区块链春游会(日本)

海豚招生 | 顶级大咖带你从0到1蜕变,区块链技术与应用最强培训来袭!(杭州)

海豚招生 |全球区块链项目考察走近美国-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