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海豚区块链】比特币成功了吗?Libra错在哪儿?DC/EP什么样?需不需要全球货币?全场激辩
来源: | 作者:haitunblockchain | 发布时间: 2019-12-03 | 45 0次浏览 | 分享到:

作为对法定货币的抗议,比特币已经诞生10年了。

尽管比特币底层的区块链概念也正在席卷在货币之外的领域,但是其最引人侧目的应用还是在数字货币领域,比如Facebook想推出的Libra,中国央行的DC/EP。

数字货币的发展也引发了一系列问题的争论:比特币成功了吗?Libra为何引发强烈监管?DC/EP会是什么样?货币应该由私人发还是必须央行发?私人货币或者全球货币挑战央行货币,央行怎么应对?需不需要全球货币?

2019年第一财经金融科技峰会近日在北京举行,峰会特别设置了“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的高峰对话环节,邀请了银行业、学术界、区块链业人士一起辨析这些问题,嘉宾是中国银行首席科学家郭为民、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黄乐平、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比较研究部主管陈永伟、区块大陆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杨扬。

第一财经副总编辑、第一财经研究院院长杨燕青主持会议,并提出8大犀利问题:1、比特币在哪些领域成功?哪些领域失败?2、比特币的初衷成功还是失败?3、Libra难以推出的错误在哪?Libra好的地方是什么?4、怎么看央行的DC/EP?5、央行数字货币应该是什么样的?货币应该由私人发还是必须央行发?6、私人货币或者全球货币挑战央行货币,央行怎么应对?7、中国是否应该允许STO?8、需不需要一个全球货币?

嘉宾们对这些问题做了精彩激烈的辩论,金色财经对辩论做了精编,如下:

1、比特币在哪些领域迄今为止是成功的?在哪些领域迄今为止是失败的?

中国银行首席科学家郭为民:比特币在黄赌毒领域非常成功,可以用来洗钱,可以做各种匿名的交易,还有各种炒作。

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黄乐平:比特币最成功的的地方是数字黄金,作为储值的手段,但是作为支付手段是失败的,还有一个失败的地方是耗能方面。

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比特币在技术上是成功的,有一定的区块链框架,思想上Libra和DCEP里都可以找到一些踪迹,但它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特别是作为支付工具方面是失败的。比特币的架构已经10年了,还没有出现大问题,而且比特币在账户松耦合方面提供了一个现实可行的模板。

比较研究部主管陈永伟:比特币作为一个货币是失败的,作为一个资产是成功的。另外比特币对买它的人是成功的,没买的人是失败的。

区块大陆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杨扬:比特币在应用方面建树不多,但比特币作为一个技术给我们打开了一个转型的大门,比如,在比特币上生成一个账户是不需要成本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创新,这是传统金融体系包括央行体系都没解决的问题。

2、比特币诞生于全球各国央行没有锚滥发货币导致的2008年金融危机,因此比特币想,第一给货币下个锚,第二约束决策者。这两个初衷成功还是失败?

中国银行首席科学家郭为民:第一,比特币根本不是一个货币,不存在所谓通胀通缩的问题,稳定币背后还有资产,而比特币本身是一个骗局,它和货币没有任何关系。第二,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是非常低效的,它希望有一个非常低效的技术去解决一个在组织管理中的低效的组织架构。

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黄乐平:比特币是不是一个通缩的货币值得怀疑,可以看去年的分叉大战,是不是可以无限的分叉?

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现实里面影响现实经济体的各种力量非常之多,而且还有很多无法量化的东西。你得有非常强大的自信,才能认为算法可以套在比如货币政策或者经济金融政策上,我是觉得基本上做不到。

比较研究部主管陈永伟:比特币没有达到中本聪的初衷。中本聪的初衷是想给一个锚,但结果给了一个钟摆,幅度还挺大。中本聪看到了权力掌握在某一些人手中很危险,但低估了人性,所谓算法背后其实是人性。

区块大陆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杨扬:比特币想作为一个不会通胀的货币,不通胀、保值的目的做到了。比特币相当于一个试验田,向货币政策的制定者展示还存在比特币这样的货币政策,在某些情况下也许是可行的。央行增发货币是因为经济出现问题,要去量化宽松刺激经济,短期内向比特币那样不通胀的货币政策不会取代现有的货币政策。

3、Libra很难在短期推出,它的错误是什么? 整体设计上你最喜欢Libra的地方是什么?

中国银行首席科学家郭为民:Libra错误的地方在于时机不对。第一、BigTech现在在美国是属于要求加强监管的,美国国会甚至在讨论分拆Facebook。第二、Libra的目标过于宏大,不应该一上来就说27亿用户,作为全球支付货币等等,而是应该先再局部做出来,让人们意识到传统货币的痛点——通胀。

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黄乐平:Libra不应该挂钩一篮子货币,Libra直接作为像USDT那样挂钩美元的稳定币,应该就能发出来。而且Facebook只有一个业务就是广告,面临股价压力,不得不去做Libra。

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Libra失败的地方在于挂钩一篮子货币,这样做难度非常大,意味着要接受5个货币当局的监管,包括对接背后的基础措施。还要解决更复杂的货币篮子再平衡问题。成功的地方在于让人们意识到账户松耦合的模式作为一种基础措施是可行的。

比较研究部主管陈永伟:Facebook发行Libra的时机正好,因为首先Facebook正面临着特别大的监管压力,Libra打出所谓的普惠金融是一个特别好的广告;再次Facebook是一家广告公司,但一直没有支付系统,Libra是Facebook最新的尝试;最后是Facebook宣示在隐私保护上的努力,如果Libra能够成功,自然也能做到隐私保护。

区块大陆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杨扬:Libra特别积极的一面是,它第一次向全世界展示了什么叫区块链,巨头是有机会用区块链的方式合作的,几大互联网巨头和独角兽公司的联盟非常少见。区别于以太坊、比特币的获客或者生态建设模式,Facebook是一家真正的互联网区块链公司,它拿手上28亿用户去换场景,这是从来没有人干过的事情。但它们为什么会有互信基础,因为大家的利益都被写在区块链上面。Libra最大的问题是POS机制,POS机制最大问题是票数有可能被大量集中起来垄断,但Libra体量这么大,这个问题不一定很严重。Libra不该搞个联盟,应该搞2000个生态来做。

4、怎么看央行的DC/EP?

中国银行首席科学家郭为民:DC/EP提法很好,区块链包括数字货币在批发业务尤其是复杂业务有很好的应用场景。批发业务复杂、金额相较大、牵涉环节较多,更需要整个数据链的安全,比如跨境贸易的AML穿透成本很高。

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先说两个概念,一是合成型的CBDC,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合作,私营部门把准备金放在中央银行,然后对外发行货币凭证;二是国际清算银行提出央行数字货币分为账户型和token型。综合起来看,目前中国的第三方支付已经是一个基于支付账户的新型的合成型的CDBC。而央行的DCEP也是100%存款准备金,姚前所长称为按需兑换,实际上和第三方支付非常像,只是把账户变为token型或者叫账户松耦合型。

5、央行数字货币应该是零售的还是批发的,也就说是M0还是M2?应该是账户的还是基于token的?应该基于主权货币还是超主权货币?怎么用智能合约,在里面应该怎么体现?最后一个是货币到底应该像比特币那样由私人来发还是必须得央行发?

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黄乐平:央行的数字货币应该为未来Electronic Payment一个很好的手段,会给现在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可能无法触答的很多场景提供一个新的更加便捷的支付手段。

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按照周小川和穆长春的讲话,DCEP应该现在批发场景再到零售场景,先境内使用,成熟以后到境外。Libra是按需兑换的,价值基础来自100%储备的资产,而且很多家机构一起合作,需要一个分布式信用机制。而央行发行的货币信用很高,不必要和商业银行一起做一个分布式账本。DCEP走向零售主要是M0。

比较研究部主管陈永伟:一开始批发为主,逐步走向零售。肯定是Toekn范式,不然把第三方支付做好就ok了。私人可以发行货币,但最后的信用来源可能还是得来自国家。

区块大陆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杨扬:DCEP是先从零售还是先批发上不上智能合约其实都OK,因为风险都是可控的。我关心的问题是,DCEP是不是对Libra的一个应对?从目前的路径来看,DCEP不是应对Libra的挑战。区块链在全球的流行对中国是机会。

6、如果说私人货币在挑战央行货币,那么央行应该做什么?如果全球货币甚至是央行发行的全球货币挑战国别货币,那么央行应该做什么?

中国银行首席科学家郭为民:货币是国家发行的法定货币,任何人其他发的token也好,游戏币也好,都不是货币。

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黄乐平:全球大的经济体像中国、美国、欧盟肯定是要自己的货币,但是当未来全球化跨境货币越来越互联互通的情况下,一些小的国家到底是不是需要主权货币或者主权货币能不能维持得住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央行更为审慎一些,但也在从私人部门吸收一些创新像智能合约,还有区块链里面所谓的DeFi,其实规模很小,很难相信会成为一个特别大的气候,但它们对可编程性做的一些探索,其实会为央行的一些公共部门带来非常好的一些参考借鉴。

比较研究部主管陈永伟:中央银行去怎么样应对,那是一个伪命题,只有政府整体的把自己的经济政策做好了,中央银行就不需要去做。

7、因为中国禁掉了ICO,那么中国是否应该允许STO?

中国银行首席科学家郭为民:STO一定要在监管沙盒范围内,因为虚拟世界、数字经济的趋势是挡不住的,必须要尝试,但有可能危害是巨大的,一定要在严格的沙盒里去做。

中金公司研究部董事总经理黄乐平:很难做,区块链最难的就是资产的上链,怎么保证真实性。

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STO放不开,因为STO对中国证券法的挑战很大,要完全拓展证券类型。

比较研究部主管陈永伟:STO的问题像小平说的那样,让她开,出问题了大不了再关掉。

区块大陆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杨扬:yes,香港已经有STO了。

8、需不需要一个全球货币?

中国银行首席科学家郭为民:全球货币也是趋势,但未来会比较远。

万向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Libra是我们目前能接受的跨主权货币的一个极限,她底下还是一篮子货币,基础还是主权货币。

比较研究部主管陈永伟:暂时还看不到全球货币的未来。

区块大陆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杨扬:全球货币why not?


文章来源:金色财经


推荐公众号:币萌主 币萌主带你畅游币圈!


更多课程推荐

海豚招生 | “11区”区块链实战加速营 招生啦!!(上海)

海豚招生 | 2018去菲律宾拿牌照菲律宾数字货币考察第2期招募启动!(菲律宾)

海豚招生 | 日本寻找中本聪黑马区块链春游会(日本)

海豚招生 | 顶级大咖带你从0到1蜕变,区块链技术与应用最强培训来袭!(杭州)

海豚招生 |全球区块链项目考察走近美国-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