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区块链】节点财经对话徐翀:优秀区块链项目,技术牛、经济模型好、团队靠谱、人品过硬,缺一不可
来源:海豚区块链 | 作者:haitunblockchain | 发布时间: 2018-07-13 | 611 0次浏览 | 分享到:
区块链项目,必须是经济模型很好、团队很优秀、人品过硬的,三者缺一不可。
区块链领域,现在处于流量为王的时期;项目token的经济模型能跑通,应用设计合理巧妙,一定程度上可以没成本的获取流量;挑项目会重点看他们token的应用设计能否让人“不得不”来买币;传统投资领域的知名机构纷纷入场区块链,肯定是利大于弊;不管是做古典投资还是做TokenFund,初衷都是以投到好项目好团队,获得投资收益为目的的;区块链创始人需要口才好,懂得包装自己做好PR;现在的区块链创业者鱼目混杂、层次不齐;区块链项目,必须是经济模型很好、团队很优秀、人品过硬的,三者缺一不可。——徐翀
7月6日20:30点,“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节点名人堂」第13期正式开讲!循理资本创始人&总裁徐翀与节点财经发起人崔大宝一起带你了解古典投资如何与Token Fund相互交融。

对话时间:7月6日(周五)20:30点(北京时间)

微信社群:三点钟节点财经创始群

对话嘉宾:

徐翀:循理资本(Principle Capital )创始合伙人&总裁拥有近十年的投资领域工作经验,曾任职于蛮子基金、渤海证券、华夏幸福、吴中创投等机构,参与接近120个创投项目的投资决策与投后管理,尤其关注互联网金融、区块链、大数据、消费升级、人工智能等领域,参与项目包括:信用管家、沐金农、优信保、4931、熊猫签证、汽修宝、鲶鱼电商等,获评CLPA2016-2017年度80后风险投资家。

循理资本(Principle Capital )由徐翀和多家上市公司联合创立,专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早期项目投资以及区块链项目投资与孵化。循理资本是国内最早开始布局区块链领域的投资机构之一,目前已实现海内外全领域布局,包括孵化器、交易所、矿池矿场、媒体等等,并在北京、新加坡、日本、韩国等地设立了分公司,形成了循理的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投资生态。

崔大宝:连续创业者,早期跟随拉手网创始人吴波创办拉手网;BP+创始人、节点财经发起人。《蛮子学堂》固定讲师、西北工业大学创客讲师等;获得老鹰基金、薛蛮子、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等联合投资。
徐翀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崔大宝:第一个问题,缘与薛蛮子薛老我和翀哥认识很多年,专业犀利谦虚率真,是我对你最大的标签,首先请翀哥介绍一下,你当初什么的契机进入区块链领域?作为薛老的助理和自己出来做基金有哪些不同?薛老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徐翀:我最初接触区块链是在2015年12月,当时PRE ANGEL的王利杰带着小蚁的达叔来见薛老,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区块链项目,不过可惜当时我们没有投,事后看可以说是错过了几十个亿。当时对区块链基本是没有概念的,会认为很难落地,偏虚。后面真正开始关注区块链是在2016年年中开始跟易理华尝试着搞矿场,我那时候在新疆有相对便宜且稳定的电资源,易理华那时候股权参与了钱德君的BITSE,后者一直在布局挖矿,再后来我记得好像是11月,当时还给了我们参与QTUM私募的机会。但直到2017年才跟着薛老算是大规模的参与到了区块链领域中。跟着薛老和现在自己做基金肯定有很多的不同。薛老是天使投资第一人,有足够大的品牌,因此每天都有无数的创业者找他融资,所以我的工作只需要不停的聊项目,从中挑选出优质的进行投资即可,另外花点精力在投后上。但自己做基金不一样,现在不管是我个人还是循理资本,都还在成长和发展的过程中,品牌也还需要时间去打造,而且我也不是一个喜欢PR的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项目我如果要投,还需要花点时间去忽悠,把自己和循理都介绍一番,有些特别牛的项目最后还不一定愿意翻我的牌。

崔大宝:估计现在有很多人想翻你的牌。

徐翀:薛老对我的影响应该说是多方面的,毕竟跟了他接近三年,比如投资逻辑等,但要说最大的影响,我觉得是薛老给我的平台和资源,跟着他,能够见到各个行业的大佬,能够遇到各种各样优秀的创业者,也能够学习了解各行业以及各种新事物,这些也是我现在能够去做循理资本的基础。

崔大宝:质朴实在接地气。



崔大宝:第二个问题,循理资本的投资逻辑和策略分别是什么?在牛市和熊市有什么区别吗?到今年年底之前有没有要达成的具体目标?

徐翀:循理资本是既做股权投资也做数字货币的投资的,所以可能这个问题要分两块来回答。股权投资这块,我们主要投早期项目,种子轮、天使轮、PRE-A轮。行业主要是互联网金融、AI、大数据、大健康、文娱旅游,现在有些不错的区块链项目的股权我们也投。另外呢,由于循理资本的合伙人里有上市公司的股东,因此与上市公司所处行业有相关性的,且业绩不错的PRE-IPO项目我们也会考虑投资或并购。投资逻辑的话也是可以借用薛老的话:“人靠谱、事靠谱、价格便宜,就投一把”。

崔大宝:经典永流传。

徐翀:简言之就是我会看团队的背景和能力,看项目所处的行业情况,研究下项目天花板,核心竞争力、可持续发展能力等,这块让我讲一天都没问题,但毕竟今天的话题可能更多的是跟数字货币相关,所以就不多展开了。数字货币投资这块,我目前主要投两类项目。一类是偏技术类的项目,方向是完善区块链的基础设施的,另一类是经济模型设计较好的平台币或者生态币。我的投资逻辑,如果要简单的说,可以概括为投那些有“共识”的币。“共识”两字,在区块链里面经常能看到,我对共识有自己的理解。我觉得在圈子里,有些人对共识理解的很low逼,比如有些微信群里,经常能看到“这个币能涨到1美金,大家达成共识,不要抛”这样的言论,我觉得这种话很傻,我作为投资人,赚了几倍了为什么不抛呢,为什么非要等到1美金了再走?所以靠这种比较low的所谓共识的币,挺难有可持续性的表现的。我刚才有说我现在投两类项目,先说技术类的项目,比如做分片、dag、二次扩容等的,这些都是区块链发展过程中需要研究解决、未来会得到应用的领域。那这类项目,只要项目团队靠谱,逻辑靠谱,在社群里面自然会得到很多链圈的人的认可并形成共识,那这些人之后会做的事,首先是买币,其次是持币不动,并在社群里进行传播,有些还会参与到这个项目的开发中去,直到这个项目达到了这些人的预期,他们可能才会抛币,那像这样的项目,他们在市场上的表现往往不会太差。再说平台币或者生态币,这里平台币并非只指有些交易所发的数字货币,而是指有些项目在自己所处行业中已经搭建了一个生态,基于这个生态发行的数字货币。但是说实话,这类项目在过去的一年里诞生的“空气币”特别多,很多项目方的背景确实让人觉得他们可以结合区块链发一个有不错应用价值的token,但由于很多这样的项目方之前对区块链了解不深,在经济模型和token应用的设计上不合理,所以最终也就沦为了“空气币”。所以我对这类项目比较挑也比较谨慎,会重点看他们token的应用设计上是否能够让人“不得不”来买币。要看这个项目的经济模型是否能够满足一部分人的刚需,解决他们的痛点,使得通过项目方已经搭建的生态能够促使不断有人会不停的“不得不”买币。这种“不得不”的行为我理解为就是一种“共识”,这群人是基于一些相同的原因才来买你的这个Token的,而且不仅买,甚至还会为了某些权益自动锁仓不卖,比如现在很多搞节点的玩法。

群友:这个说的特别好。很多项目只是硬给token造了个流通的环境。真的不是“不得不”。

徐翀:之所以我投资的时候特别看重项目经济模型和token应用场景的设计,是因为目前在二级市场上一个新项目上线交易所后,真正会去跟风买的投资人远没有想象中的多,而通过基石轮、私募轮融资到的钱,那些并不是钱,那些都是债,是要还的。我作为投资人,我每投资一个项目,总希望能够得到至少几倍的回报,这些回报如何来?如果二级市场没有新的投资人涌入,如果项目的经济模型设计不好没法带来源源不断的买币者,那光靠项目方的市值管理是肯定不够的,那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基石轮、私募轮投资者被割了。我就被割了好多次。

崔大宝:哈哈哈,没被割过的投资人不算合格投资人。

徐翀:抱歉我可能把币价这个事说的有点太直白了,但说穿了,这就是个资金游戏。所以,这种平台币或者叫生态币、应用币的,我会特别看重项目的经济模型。

崔大宝:很带薛老风格,简单实在。

徐翀:最后这个小问题,到今年年底之前是否有要达到的具体目标?这个倒并没有什么目标,因为循理资本没有对什么LP募资,所以也没什么业绩压力,主要还是希望可以多投资或者辅导服务一些精品项目吧。

崔大宝:不对LP募资底气十足,没压力。



崔大宝:第三个问题,循理资本作为国内最早开始布局区块链领域的投资机构之一,目前已实现海内外全领域布局,包括孵化器、交易所、矿池矿场、媒体等等,并在北京、新加坡、日本、韩国等地设立了分公司,形成了循理的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投资生态。作为一个新锐明星投资机构,循理资本的内部架构如何划分?投资决策是怎样的流程?投资效率和投资结果如何平衡?

徐翀:我们希望可以在区块链产业中不仅仅是做零星的点的事,而是想尽可能的多做生态的布局。

群友:在此我替翀哥插播一个广告,我在做之前项目骑乐无穷时正在四处化缘,某另外一位大佬的助理几次三番问我索要东西结果几个月下来连见面机会都没有拿到。当时第一次翀哥和我聊项目时觉得还算靠谱就立马安排了和薛老见面的机会,干净利落的和之前对比都有点不习惯了,为翀哥人品和办事效率手工点赞,也是这次让我有机会认识薛老,才有机会有今天的冠军链。

徐翀:孵化器这块,我这边有团队可以提供白皮书、技术落地、PR、社群运营、人才招聘以及市值管理等各方面的服务支持,这些业务板块或部门都有各自的负责人,有些直接是循理下面的子公司,有些是我们股权投资了。另外在日本我们还投资了日本帝国区块链孵化器,在韩国也搞了个团队为我们服务孵化的项目做当地的PR、资源对接以及交易所对接等。从架构上说,循理资本这个主体是专注做投资的,而衍生出来的各个孵化或服务板块都算是隶属于循理这个主体的,各个板块的负责人会定期跟我汇报沟通业务情况。投资决策的流程。股权投资,还是常规的,立项、尽调、上会、投决,最终的决定基本就是我和上市公司老板定。数字货币的投资,那就是我和数字货币投资团队一起研究了定,最终决策我决定即可。相对来说我们的投资还算是高效的。



崔大宝:第四个问题,在你过去的投资中有很多明星项目,其中4931.com以及BEECOOL,这两个项目的创始人朱潘也是区块链领域的明星创业者,当时是怎样发现的,对于江湖传说“奇才朱潘”你怎么看?

徐翀:朱潘确实有他独有的特长和优势。最初我们投4931的故事,我相信网上已经流传挺多了,简言之就是他把薛老给黑了,然后我们在上海见了一面,聊下来觉得这小子很聪明,技术特别牛,后来我去海南他公司里又尽调了下,感觉团队也还不错,我又给他梳理了下公司的商业模式,让他搞交易佣金全免,靠保险赚钱。最后估值我们也压得比较低,所以就确定投了。至于BEECOOL,跟我也有关系。首先,我应该算是直接把朱潘拉进币圈的人吧。他的第一个钱包是我帮他下载的,买的第一个币INK是我让他尝试着买的,他买的最赚钱的币深脑链也是我推给他的,他最大收益应该有85倍吧。至于BEECOOL,最初做区块链项目的社群运营,第一个项目就是我给他的,当时我投资的一个项目社群做的并不好,我就联系朱潘,问他是否能用原来做游戏的方式来做币的社群运营。另外,每个币要上好的交易所,交易所都会审核这些币的用户情况,所以问他是否还能给项目做导流,结果试下来效果很好,我就跟他说他这个事完全可以在币圈里推,因为对于每个项目来说做好社群运营和导流绝对是刚需,再之后BEECOOL也就快速发展很快成为了国内做区块链项目社群运营最好的团队之一,循理资本后来也还投了BEECOOL1000个ETH,算是BEECOOL的股东吧。怎么看“奇才朱潘”?我想到了当初去海南尽调4931的时候对朱潘说的话,我当时对他说:“你技术很牛,团队也有战斗力,所以你就像把牛逼的武器,只要被用对了地方,就能所向无敌,当然,前提是要用对地方”。



崔大宝:第五个问题,在过去传统投资领域,流量一直是逃不过的核心话题,新的流量平台不断发生着变化,在区块链投资领域,流量平台以及流量入口和过去有什么不同?是否会因为有了Token的激励而发生改变?

徐翀:区块链领域,现在绝对是流量为王的时期,而且现在是野蛮生长的阶段,不管是做钱包、行情软件、交易所、媒体等,但凡有了流量,很容易做起来,而且也很容易在产业链里进行衍生扩展。古典互联网里,到后期流量往往需要更细分更精准,流量越来越贵、转化率缺越来越低,如何精准的获取流量是每个古典互联网企业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区块链里,token的激励确实一定程度上可以改变,最简单的例子,古典互联网企业以前经常走的一条路是先融资,然后烧钱给补贴圈用户,然后再融资,很多互联网大平台一直处在烧钱不盈利的状态,一旦遇到资本寒冬融资不利,很可能就要挂掉。现在区块链领域会不一样,先可以通过发币融资,然后通过token的激励,一定程度上是没成本的去推广获取流量,前提是token的经济模型要能跑通,token的应用设计要合理巧妙。



崔大宝:第六个问题,最近易理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Token Fund之间的竞争比较少,区块链有分享精神,不像“古典投资”会希望通过投资对被投公司有一定掌控力。?你认同吗?传统投资领域的知名机构纷纷入场,接下来会对当下Token Fund机构有哪些影响?

徐翀:我认同。以前古典投资,一个项目每轮融资一般情况下也就两三家机构投,一些优质的项目,机构之间还要拼各种优势去抢项目.区块链项目不一样,特别是今年,项目很少去做公募了,基本基石轮和私募轮就完成募资了,面向的也全是机构,这种情况下,一个项目经常可以获得几十家机构的投资,越多机构的参与,也越方便这个企业来做PR。传统投资领域的知名机构纷纷入场,我认为肯定是利大于弊的。首先,那么多知名机构的入场,那绝对是对区块链行业的认同和肯定。其次,我相信他们肯定也会带进很多新的思想、理念、元素给到这个行业,推动行业的发展。然后,这个行业还是处在快速发展期,有大量的新资金进场,绝对是好事。我唯一害怕的是,这些机构别只是把区块链定义为一种融资或圈钱的手段,担心他们会让很多他们股权投资的又快挂掉的企业来发币圈钱。

崔大宝:这个某种程度是共识。

徐翀:这种情况在今年春节前后还是挺多的,不少知名机构曾经投资的知名企业都来发币了,然后圈一波钱走人,把我们这些傻逼都狠狠的割了一把又一把。不过长期来看,Token Fund会越来越成熟,每个机构都会不断的形成和完善自己的投资逻辑和标准,以后那些顶着知名机构投资过的明星企业光环来发币的项目,也不一定会那么好来圈钱的。

崔大宝:认同,核心还是要看团队 通政经济的设计 以及社群的建设,场景落地,顶着光环的项目算是优势之一。



崔大宝:第七个问题,你是如何做好古典投资与Token Fund在方法论、投资逻辑等各方面相互交融的?如何实现合作与互补?你从传统行业投资人到互联网投资人再到区块链投资人的转变过程中,变的是什么?不变的是什么?

徐翀:不管是做古典投资还是做Token Fund,我觉得初衷都是一样的,就是以投到好项目好团队,获得投资收益为目的的。无论是古典投资还是Token Fund,我们投的都希望是靠谱的人和团队,所以都会对项目创始团队进行评估。其次,都会对项目所处的行业进行分析。这些都是不变的。变的自然是有的,比如节奏不同,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以前我们做古典投资,立项、尽调、上会、投决,搞一两个月是很正常的事,但在币圈不行,很多项目今天给白皮书,几天内就要求打币了,特别是圈子里不少比较彪悍的Token Fund, 经常遇到好项目就直接问地址打币了,搞的我们这些做过古典投资的人都不好意思说能不能再尽调尽调。所以投资的节奏和效率会比以前快很多,但币圈的投资退出周期也快。以前古典投资一个项目能在两年内退出是挺好的事了,特别是我们做早期天使投资的,三到五年再退出是很正常的事,所以一般我们搞基金都是五年的基金、七年的基金。币圈不一样,大多数项目我们一年内都是可以实现退出的,而且退出很容易,直接在二级市场是抛掉token即可,不像古典投资经常还要找接盘侠。

崔大宝:哈哈哈,不好意思做尽调。这个也蛮有创新,之前九鼎孙健总也遇到了这个现象,让过去做过古典的投资人抓狂。

徐翀:现在明星项目经常一币难求,哪里给你时间做尽调。



崔大宝:第八个问题,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企业的创始人相比,区块链项目方的创始人有没有哪些不太一样的共通的特性?你怎么评价这届区块链创业者?

徐翀:以前我古典投资的时候,还蛮喜欢技术驱动型项目的,所以很多是技术不错的团队,这些人有时候不一定很善于交际表达,也不善于PR,好好做项目做产品即可。区块链的创始人可能还需要添加一项技能,要口才好,会懂得包装自己做好PR。笑来老师录音里讲的挺对的,要发币,这个创始人最好是网红或者有做网红的潜质。因为区块链项目的创始人只要决定要发币了,他就需要不停的到处PR。

群友:其实企业领导人要好好打造个人ip是非常关键的。

徐翀:如何评价现在的区块链创业者?我觉得目前是鱼目混杂、层次不齐。打个类比吧,非洲草原上,有狮子、猎豹、斑马、羚羊、角马、野猪、狒狒等很多种动物,但王者自然是狮子。而现在的区块链领域,形形色色各类的人都有,很多原本只是羚羊斑马级别的人,现在有可能在做王争王呢,毕竟现在是野蛮生长的时期,所有局内人都有机会,但随着时间的发展,肯定会有洗牌,最后真正的王者自然会出现。

群友:赤裸裸捞钱的,想捞钱还想挡一块遮羞布的,本人想好好做事架不住投资人或团队想赚钱欲望的, 真正想好好做事而且遇到了志同道合团队的。

崔大宝:所以 我们欢迎优质项目的创始人来《节点英雄榜》打榜,起码让更多人知道这个项目的特点和团队的优势,来打榜的项目基本设计底气十足的项目。



崔大宝:第九个问题,一个经济模型看上去比较牛但团队相对较弱的项目方,一个项目不是很出彩但团队履历很牛的项目方,一个无论经济模型还是团队都相对平平但人品过硬,做事稳当的项目方,你会更倾向于投哪个?投后的服务具体怎么帮助提升?

徐翀:说实话,这三类项目方,我一个都不想投也不会去投。因为我觉得目前区块链项目,必须是经济模型很好、团队很优秀、人品过硬的,这三者缺一不可。但如果要我选择这三个因素中我最看重哪一个,我会选择人品过硬。因为币圈乱象还是有的,投身于区块链领域中,对人性是种考验和历练。撇开项目方跑路这种少数但确实存在过的案例不说,就说原来在古典股权融资的那些项目方,他们需要不断的奋斗拼搏把项目做好,然后按部就班的融天使轮、A轮、B轮、C轮、D轮直到被并购或IPO,只有到最后,他才算是真正的套现,整个过程可能要好几年甚至几十年。但是区块链领域的创业者不一样,很多人可能只需要努力几个月,就能够实现财富自由,就可以完成原来古典领域中别人几十年才能完成的目标。从心态上讲,从人性上讲,还会有多少人能够在暴富后不忘初心依然踏踏实实的能够去把项目做好?他们是否还有动力依然到处去路演、依然愿意花钱组织人搞技术和拓展市场、是否还能坚持每周要写个项目周报去给投资人看给社群里的人看呢?但是区块链领域的创业者不一样,很多人可能只需要努力几个月,就能够实现财富自由,就可以完成原来古典领域中别人几十年才能完成的目标。

群友:除非像某赚到钱的大佬说的:我别墅买够了? 豪车买够了,我干嘛?我这辈子还这么久。那我就踏实做实事儿吧。之前有大佬也说过,未来很多币都会归零,我觉得很对很正常,从人性角度出发,很多人财富自由后会迷失,会没有毅力和动力去坚持把项目一直做下去,一年两年或许可以坚持,五年十年二十年呢?股权融资这块,投后确实挺重要的,投后可以为被投企业嫁接资源、及时发现并解决潜在问题、可以去跟项目方探讨项目的战略方向制定等,或者有时候通过投后进一步确定项目的发展未来和成长潜力,从而追加投资。但是数字货币这块的投后,可能投后管理的周期会短很多,内容也不一样。这块的投后,更多会是资源整合和服务。比如对接PR、社群运营,比如对接上交易所,又比如对接人才招聘等。



崔大宝:第十个问题,前几天在你朋友圈看到有个“舌尖美食链”的项目在你重点力推下获得了多家机构战略投资,为什么这么看好这个项目?

徐翀:这个项目叫舌尖上的狮城,其实在春节前就在咨询我如何发币结合区块链,那时候我是拒绝的。这项目当时优缺点很明显,优点是团队在新加坡的餐饮届很有名,基本是甲方角色,被他们认可的餐厅都觉得是荣幸,群众基础也很好,线上线下包括他们的纸媒等已经覆盖了近100W人了。如果我们在微博上搜“新加坡”三字,第一页基本就能看到他们的号,而且新加坡的超话、综合话题等基本也全部都是他们。CCTV去新加坡做美食节目也都是找的他们。这些都是他们的优势,但我之所以春节时候不建议他们去发币,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个出色的技术leader。就算逻辑设计再好,没有技术落地能力那最后很可能又是空气币。但现在我觉得他们适合结合区块链了是因为他们找到了技术leader,这人在中科院、清华长三角研究院都呆过,研究区块链很长时间,从dapp、后面做行业公链、以及token的应用设计都想的很明白。而且他们还得到了新加坡官员、印尼皇室以及侨办的支持,所以我觉得他们可以发个币,至少能有产品出来,币价上也不可能去割这些人吧。这边也不是广告时间,所以也没必要花大时间说这么一个项目,有兴趣的之后私聊我即可。



崔大宝:第十一个问题,区块链行业的认知门槛非常高,涉及到技术、经济、货币、社群、二级市场的技术面、消息面等等,经历过熊市的洗礼,大环境对项目方和区块链投资人的要求不断提升。所以,你认为目前行业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投资人如何提升自己的壁垒?

徐翀:我觉得目前行业遇到的最大问题,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是区块链的基础设施还不完善,而且需要较长的发展迭代的时间,这就导致很多领域逻辑上可以结合区块链,但真到应用时候发现还欠缺不少火候。另一方面,是市场方面的,我觉得目前仅靠存量的资金是不够的,需要有新资金进场,需要有一些明星项目或者其他促因来提升整个市场的信心和人气,有了赚钱效应后才能逐渐走出熊市,但长远看,我始终是看好区块链行业的未来的。投资人如何提升壁垒?我觉得熊市的时候是打造产品修炼内功的好时机,一方面我们要不断去获取行业里的动态以及各种新玩法,另一方面要补强自身的团队,布局生态并衍生出各种靠谱的服务,既是为已投企业服务,也是为未来的投资企业做准备。

快问快答:

崔大宝:1、上次对话OK资本投研负责人周子涵,她说看白皮书看腻了,你看大量白皮书什么感觉?

徐翀:我也很腻,有时候会让助理看,但一些新东西或被热捧的项目,我会硬着头皮去看,这个也是提升自己认知的方法。

崔大宝:2、对近期李笑来的“录音门中的种种SB论“,你怎么看?

徐翀:我觉得李笑来说的都很对,我也是傻逼。我觉得傻逼挺好的,还有很多人没资格做。以后搞个资本,可以叫SB Capital 。

崔大宝:哈哈哈,翀哥的标签是严谨犀利谦虚真实。谦虚好学不装逼,用一生的行动来积累信誉,有可为有可不为。这也是节点财经的价值观。

崔大宝:3、“循理资本”名字很有意思,由来是什么?

徐翀:循理,出自鬼谷子,取名循理,是希望我们可以顺势而为,且言必信、行必果。

崔大宝: 4、你工作和生活的分配比例如何?

徐翀:每时每刻都在工作吧。。。

崔大宝:太拼了,都没时间性生活了,但我还要祝翀哥性福。

崔大宝:5、除了薛老你最欣赏的投资人是谁?

徐翀:这个问题挺难回答,可能真没有,投资圈无数前辈都是我学习的对象,但欣赏说不上,我始终认为搞金融搞投资的都有原罪,我要做的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推荐公众号:币萌主 币萌主带你畅游币圈!


更多课程推荐

海豚招生 | “11区”区块链实战加速营 招生啦!!(上海)

海豚招生 | 2018去菲律宾拿牌照菲律宾数字货币考察第2期招募启动!(菲律宾)

海豚招生 | 日本寻找中本聪黑马区块链春游会(日本)

海豚招生 | 顶级大咖带你从0到1蜕变,区块链技术与应用最强培训来袭!(杭州)

海豚招生 |全球区块链项目考察走近美国-加拿大